網拍人物誌

發表時間:2018-10-02  圖文:De duif 網站專欄/杜子倩 翻譯  瀏覽人次: 1881

2015 KBDB中距離老鴿鴿王全國冠軍-迪克.凡戴克Dirk van Dyck


▲點此進入【迪克.凡戴克Van Dyck Dirk】網拍會

        期望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得到和平喜樂…… 這句話沒有其他時候比現在更適用了。在桑特荷芬(Zandhoven),耶誕節的腳步也近了。大多數的房子都有耶誕裝飾,有的熱鬧顯眼,有的柔和低調,閃耀著白色的光芒。

        我們去拜訪迪克‧凡‧戴克,他是鴿界的名人,但卻一如以往地平易近人,而且是比利時鴿界的最佳代言人。

家族就是一切

迪克在1959年10月30日誕生。


        「我有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媽媽、爸爸、兩個姊妹和我。我們總在外面,享受大自然。我知道所有關於鳥類的一切,到今天依然如此。比如說,我若是和艾迪。詹森(Eddy Janssens)一起坐在車內,一隻金翅雀從眼前飛過去,情況總是相同:艾迪沒看到牠。我們會相視而笑。你到底在看甚麼啊?我會笑他。


        不過,艾迪是一個真正的好朋友。所向無敵『Kannibaal』這名字也是他想出來的。

        我一輩子都和鴿子相伴。我總靜靜地在佑斯舅舅家坐上好幾個小時,他是我所知道的鴿主中最棒的一個。如果有人問我,我是跟誰學到這麼多東西的,我的回答總是一樣的:舅舅佑斯‧狄倫(Jos Dillen)就是我的老師。




        那是一段美好的時光。我當時單身,無家累。我們享受著生活,而且不只在賽鴿上。我們參加基夫蘭賽。我每天帶著鴿子去十五公里外的凡‧荷爾(Van Hool)公司上班。鴿子們飛回家,我父親總在家中等待牠們。


        然而,生活也有不好過的時候。我的母親在1997年過世。我開車出門時,她還坐在家裡。半小時之後,有人打電話告訴我她死了。我的父親在2006年我的生日那天(10月30日)過世。我的姐姐死於2009年,未滿四十七歲。她就住在附近。當時我的外甥女跑來叫我:『迪克舅舅,我媽不舒服……』很難以言語形容我當時的心情……」



        迪克:「所以我總是說,鴿舍裡沒有災難。失去一隻好鴿子很糟,但是日子還是照常過下去。一切都會好轉。只要我繼續養鴿,我就不會捨棄任何一隻好選手鴿。這是我從所向無敵『Kanniba a l 』、藍波『Rambo』和波治『Bourges』身上學到的。好的家族就是一切,鴿子也是如此。」


改變世界的鴿子

所向無敵『Kannibaal』6246005-95

        一提到迪克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我們讓大師自己細說從頭:「1994年時,我的鴿舍有一隻很好的一歲鴿, 就是藍波『Rambo』,B6621023-93。牠曾在一個賽季中飛出杜亞當408羽一位、杜亞當306羽一位、奧爾良278羽一位、奧爾良367羽二位(3385羽全省七位).在鰥公鴿舍,藍波『Rambo』生下一隻優秀的幼鴿6323005-94。牠贏得奧爾良1990羽五位,兩星期之後更勇奪波治6761羽全省冠軍(40401羽全國二位)。從那時起我就叫牠波治『Bourges』。藍波『Rambo』和波治『Bourges』進入了種鴿舍……這是我的幸運。一旦有了滿意的結果,作為鴿主,你就會嘗試如法炮製。1995年,我又為藍波『Rambo』生的另一隻幼鴿套上「005」的鴿環。


        然而,幸運之神這回並未站在我這邊。在一場很糟的競翔中,「005」幾乎敬陪末座,但牠歸返時卻顯得精神奕奕。同年秋天,他再度參賽,這次載譽而歸。接下來的故事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作為一歲鴿,牠的表現相當出色。馬恩856羽一位,杜亞當694羽一位,諾雍157羽一位,杜亞當727羽一位,杜亞當1060羽三位,諾雍290羽五位,杜亞當1004羽七位,奧爾良5140羽全省七位。每一次牠歸返時,總是妒意十足,讓人擔心牠會撞到鴿舍而亡。


        我還記得很清楚我人生第一次填寫全國冠軍賽的參賽表格。而且我的夢想成真。6246005-95在1996年被封為KBDB中距離鴿王全國冠軍。我的朋友認為牠應該要有個名字,牠是一個所向無敵『Kannibaal』,艾迪‧詹森說,於是牠從此得名。


        我家電話從早到晚響個不停。老實說,我們不太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某一天,赫伯特帶了一個重要的中國客人來。他們非要買所向無敵『Kannibaal』不可。當時我並不清楚這樣一隻鴿子究竟值多少錢,於是我打電話問楊‧賀爾曼(Jan Hermans)。當時我們還不太認識賀爾曼,不過我們信任他。他說了一個價格,但建議我再想想看。




        當天晚上,我母親問我:「你真的想賣掉所向無敵『Kannibaal』嗎?當下我心意已定……牠永遠是非賣品。這可能是我的賽鴿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天。迪克‧凡‧戴克怎麼能沒有所向無敵『Kannibaal』?我們永遠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我知道牠改變了我的一生。」


        迪克:「我在1996年金鴿獎拍賣會上提供一羽所向無敵『Kannibaal』的直女。荷蘭的吉拉德‧考夫曼(Gerard Koopmans)買下這隻黃金女郎『Golden Lady』,牠生下小迪克『Kleine Dirk』和其他許多好鴿。

        『Kleine Dirk』是楊‧胡曼斯(JanHooymans)的『Dirkje』(在《鴿報》拍賣會被買下)之父。『Dirkje』則又是哈利『Harry』和其他許多好鴿之母。


        黃金女郎『G o l d e n L a d y 』的兩個全兄弟是賀爾曼父子鴿舍的基礎公鴿。『Dondersteen』(所向無敵『Kannibaal』之子)則是『Jaarling』之父。


        『J a a r l i n g 』生下『P r o p e r e 』,『Propere』則是丹尼‧凡‧戴克(Danny VanDyke)的『Kanon』之父。『Friendship』(夏特盧24710羽全國冠軍及44314羽最快鴿)之母是『Olympic Niels』X『藍波Rambo近親』之女。不過關於這隻鴿子,之後還會有更多報導。


        迪克:「所向無敵『Kannibaal』當然得以在鴿舍安享晚年。牠在世的最後幾個月幾乎無法再飛。我特別幫牠做了一個小梯子,讓牠還能進入露天鴿籠。牠在2010年的聖尼可拉斯節那天死去,自那時起,牠在我的辦公室便享有一席榮譽地位。」




舊鴿舍不夠漂亮

        迪克:「這裡的鴿舍全是我自己蓋的。所向無敵『Ka n n i ba a l 』、藍波『Rambo』和波治『Bourges』的成功吸引了許多訪客來此。我們認為我們需要漂亮的鴿舍,所以就動手改造了。不過漂亮的鴿舍不見得是好鴿舍。好鴿舍要靠自己造就,我花了幾年的時間才讓一切上軌道。


        我在2001年在幼鴿舍鋪上埃特尼特板(Eternit)的屋頂,一切大功告成。同年,我開始參賽,得到奧爾良全省冠軍。鰥公鴿住的大鴿舍的布姆瓦片也被
我移除,換上埃特尼特板。



        不過,我依然繼續尋求改善之道,因為鴿舍中仍然湧進太多冷空氣。我的原則很簡單,鴿舍裡的鴿子頸部太冷等同排便異常。在某個時刻, 我打電話給普勒(Pulle)的凡萊爾兄弟(Gebr. Van Laer)。這對兄弟一直是傑出的鴿主。我問他們我是否能前去拜訪。我在普勒看到他們的鴿舍是封閉式的,鴿舍正面有一條16公分寬的細縫。我也將我的鴿舍改成這樣,鴿舍太冷的問題就解決了。


        值得注意的是,位於車庫上的鴿舍裡的鴿子通常表現很好。那是一個天生的好鴿舍。」




八個育種巢箱

        迪克:「種鴿舍是每一個鴿舍的重心。我最重要的種鴿都有個別的巢箱。總共有八個。目前是以下八隻鴿子的家:

1.『Blauwe Kannibaal Junior』(兩次全省冠軍)
2. 『Di Caprio』之子(波治全國冠軍『Natalia』之父)
3. 『Sven』,在諾雍賽表現出色(『Kannibaal』近親繁殖作出)
4. 『Kleine Jan』(蓋雷全國三位)
5. 『Olympic Niels』(『Di Caprio』之子)
6. 『Zoon Kannibaal』,2004年生。
7. 『Di Caprio』迪卡普里歐(購於2007年赫爾曼-裘斯特合作鴿舍拍賣會)
8. 一隻吉林克斯(Geerinckx)直系公鴿(購於金鴿獎拍賣會)


迪克:「不過這一切並不像表面上看的那摩簡單。我的目標是大量育種和嚴格揀選。公鴿們分別得到一隻母鴿伴侶並下蛋,母鴿孵蛋,然後公鴿們會得到另一隻母鴿伴侶。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方式。」




測試選手鴿的育種價值很重要

        迪克:「選手鴿生的幼鴿也要測試。鰥公鴿和種鴿同時在十二月配對。斷奶之後一個月,雛鴿仍然待在鴿舍內,不過可以在露天大鴿籠裡熟悉環境。猛禽是個大問題,因此我讓鴿子自己適應環境。幼鴿剛外出時是最糟的,屋頂上、樹上全是鴿子,三天後,所有鴿子都留在鴿舍裡,當然我會損失許多幼鴿。


        老鴿在非賽季時也不外放,但我的方法是一樣的:我的鴿舍前面有大鴿籠,外面新鮮健康的空氣對鴿子有益。

        2015年,我在賽季之後讓選手鴿哺育雛鴿,不過這不是固定的做法。


        每一座鰥公鴿舍中住著十二隻公鴿(老鴿和一歲鴿混雜)。鴿舍有兩公尺深,我不喜歡深鴿舍,也不喜歡走廊。


        我喜歡和鴿子親近。每天我都在每座鴿舍抓握幾隻鴿子。這有助於增進彼此的信任。一個鴿主一定要喜歡看他的鴿子。短距離賽是我的最愛。未來我打算多參加全國賽(500-700公里),不過我仍會參加基夫蘭和諾雍賽。冬季育種之後,鴿子就得以休息了。短距離選手鴿隊在三月一日再度配對,中距離選手鴿隊則在三月十五日。

        不過,我們仍不斷尋找好鴿。我已訂定2016年的育雛計畫。我從第一輪幼鴿中選出一鴿舍數量的幼公鴿,牠們可以和一隻老母鴿一起孵蛋並行鰥鴿制。第一輪的母鴿則行拉門法。


        2015年,第一輪幼鴿行在巢法,但我想回到老方法。所有的幼母鴿都照規矩和老公鴿配對。這當然會帶來許多工作。如果一切順利,我的目標是參加全國賽。




母鴿當家

        迪克:「我對待選手母鴿的方式不同。牠們在三月一日配對,然後進行在巢訓飛。四月的最後一個月,牠們的巢盆會被移走,我將雛鴿從鴿舍中取出。這是巴特。吉林克斯(Bart Geerinckx)的方式。我常打電話給他和加斯頓‧范德瓦爾(Gaston van de Wouwer)。


        母鴿有一個比賽鴿舍和一個休息鴿舍。同性戀不可能發生,因為隔板有十八公分寬。母鴿每星期都跟著飛中距離賽。視情況而留在家一星期的母鴿就入籠,在車庫過夜。我從不在出發時展示母鴿,而且直接將牠們從隔板中取出。不過,牠們卻知道怎麼回事。牠們鬥志高昂,『Karolina』贏得夏特盧1 9 6 9 1 羽全國二位( 2 0 1 3年)。『Natalia』贏得布治10141與全國冠軍(2014年)。『Queen』和『LittleQueen』則分別榮獲KBDB中距離全國鴿王一位及三位(2015年)。我需要更多激勵……我在 2016年少了一座鰥公鴿舍,多了一座母鴿舍(從35 隻增為50隻)。


留心一切細節

        迪克:「鴿子必須吃得好,保健品也很重要。換羽期我給牠們Röhnfried的鴿黃金(Taubengold)。十一月一日至十日之間,我給所有的鴿子吃Baytril。這大約是在配對前的三週。我從不給鴿子打針,不過經常做檢查。


        在一般賽季時,我通常會在鴿頭做防病治療,但這在2015年卻顯得多餘。鴿子們躍躍欲試,蓄勢待發,所以我就省去這道手續。也不做毛滴蟲防病處理。大家不相信我所說的,然而實際上就是如此。在賽季之前,我會做七天的毛滴蟲防病處理,都在新鮮的蛋上。之後的整個賽季就不再做。沒人相信我的話,不過這百分之百是事實。至於離開了幾天的鴿子,我會給牠們吃四分之一顆的Flagyl。我也每天給鴿子吃Avidress(不論老鴿或幼鴿),但在賽季之外的時間。在賽季時期,鴿子要喝足夠的水,而吃了Avidress,牠們的水自然就喝得少。


        此外,我也非常感謝我的愛鴿女士們。我的妻子安娜、我的繼女卡洛琳娜和我的女兒娜塔莉亞,我們在桑特荷芬這裡一起織出一張綿密的網。




訓練


        生活規律的鴿子訓練也順利。冬天時,鴿子不外飛,一月時我開始放牠們出去。不是每天,但有規律地。有規律性永遠是好事。


        母鴿一天只飛一回,多半在早上九點半。鰥公鴿在賽季之初一天飛兩回,在賽季高峰期間則一天一回,否則無法讓所有的鴿子都外飛,而且我也想留些時間給自己。

        訓練放飛非常重要,我都開車載鴿子去布魯賽爾,不論老鴿或幼鴿都去。


獲獎無數


        在高手如雲的聯盟中,競爭激烈比,迪克的對手有安德烈。魯道夫、丹尼‧凡‧戴克、瑞克。賀爾曼及其他許多優秀鴿主。但迪克以出色的鴿子一步一腳印地邁向成功。


        迪克:「本賽季最美好的成績之一在六月六日揭曉。我在1916羽中獲得一位(『LittleQueen』)、二位(『Queen』)及三位(『Olympic Niels』之女)。對一個鴿主而言,得到如此好的成績當然開心,不過後來我才明白……好成績也有壞處。『LittleQueen』(2015年一歲鴿小中距離全國鴿王三位)在『Queen』(2015年KBDB老鴿中距離全國鴿王一位)之前得到的冠軍可能會對結果產生巨大影響。『Queen』的全國鴿王積分係數可能必須更好,但幸好沒這必要。這是身為鴿主最大的快樂。




買下迪卡普里歐『Di Caprio』

        我們都還記得一些特殊情況……2007年,赫爾曼-裘斯特(Heremans-Ceusters)鴿舍遭竊震撼了鴿界。李奧‧賀爾曼斯(Leo Heremans)因而進行全社拍賣。


         迪克:「我對167號拍賣鴿有興趣……迪卡普里歐『Di Caprio』6045015-05,一個天生贏家,得過基夫蘭1928羽一位(2005年7月24日)、基夫蘭1580羽一位(2006年4月23日)、基夫蘭羽一位(2006年5月7日)。基於某些原因我無法現場競價,不過我可以用電話出價。國外競爭者來勢洶洶,不過最後我買到了。迪卡普里歐『Di Caprio』來到了桑特荷芬。


        牠成為『O l y m p i c N i e l s 』( 2 0 1 3年N i t r a 奧林匹克鴿) 的父親, 也是『Natalia』及其他許多鴿子的祖父。


        從其他鴿主那裡,我也得到不少好鴿:吉拉德‧考夫曼的『Golden Capri』(『Di
Caprio』X『Kannibaal』之女)是2015年布達佩斯奧林匹克鴿『Kyara』之父。

  佛布利聯合鴿舍( C o m b Ve r b r e e )的『C a p r i n a 』( 『D i C a p r i o 』X『Kannibaal』之女)是2015年WHZB/TBOTB母鴿鴿王全國冠軍『Samanta』之母。

  德國鴿主列普爾(Heinrich Lepper)以『Di Caprio』之子作出奧林匹克鴿。

  迪克:「在2014年夏天某日,『DiCaprio』突然停止生育。不過,我覺得很好。『Di Caprio』在我的鴿舍中有特殊意義。牠的兒子『Olympic Niels』是牠天生的繼承者。『Olympic Niels』是141-13和142-13(2014年安特衛普聯盟鴿王冠軍及亞軍)之父。牠在2014年又生下三隻好鴿。牠也是杜亞當4157羽冠軍(Mertens-De Wolf鴿舍)的祖父,也是瑞克。賀爾曼的『Friendship』(夏特盧25710羽全國冠軍)的祖父。



娜塔莉亞‧凡‧戴克

        桑特荷芬鴿會最年輕的成員是娜塔莉亞‧凡‧戴克(2003年11月25日生)。她也是虎父無犬女的最佳印證。

  迪克:「幼鴿被移居時她尤其興奮。她將鴿子握在手中,將牠們放入巢盆,牠們都乖乖待在裡面。不過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鴿子當然不是生活的全部。她夏天去參加夏令營。從九月起,她就讀於一所教會中學。天氣好的話就騎腳踏車上學。我常常跟她一起騎車去,因為這對我的健康有益。別搞錯了,是鴿子要配合我們,而不是我們去配合鴿子。」

娜塔莉亞‧凡‧戴克的部分賽績:

9月20日基夫蘭277羽幼鴿1,(2位是迪克的) 4,6,7,12,13位(13/14)
9月13日基夫蘭351羽幼鴿2位(1位是迪克的)
9月2日343羽幼鴿4,7,8,9,13, 15, 17位(14/45)
8月23日655羽幼鴿2位(9/11)


KBDB安特衛普聯盟皇帝

        迪克鴿舍基礎的多樣性可以從KBDB安特衛普全省冠軍賽的佳績中看出來。迪克曾榮獲2011年、 2012年、2013年和2015年的全省總冠軍賽第一名。


        迪克:「最困難的比賽是金鴿獎。我的四隻第一指定鴿得到三個冠軍,但每次都少一隻好的指定鴿。幸好在2011年,我的美夢已成真。」


購買與比賽

        迪克: 「我永遠在尋找好鴿。『D iC a p r i o 』。『D i C a p r i o 』身上還流著『Kannibaal』的血液,牠是『Kannibaal』的天生繼承者。我也喜歡跟一個優秀鴿主買一輪又鴿,讓牠們一起比賽。在2008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我向加斯頓‧范德瓦爾買了鰥公鴿的所有早出幼鴿。成果斐然。而因為加斯頓近年來已不以鰥公鴿參賽,我必須另尋其他鴿主,我找到的是來自科賽爾(Kessel)的威利‧丹尼斯(Willy Daniels)(2013年和2014年)。羅馬也不是一天造成的,不過我懷抱希望,我總會成功的。」


        「但是我們大家都曉得要作出真正的好鴿必須大量育種。這樣的好鴿我會讓牠早點停止比賽,但絕不出售。我的愛鴿年輕所向無敵『Kannibaal Junior』(Montlucon 1322羽全省冠軍及Salbris 1100羽全省冠軍)、『Natalia』(布治10141羽全國冠軍)、『Karolina』(夏特盧19691羽全國二位)、『Olympic Niels』(2013年Nitra奧林匹克鴿)、『Kleine Jan』(蓋雷9815羽全國三位)、『Queen』和『Little Queen』(2015年KBDB中距離鴿王全國一位及三位)……牠們將永遠留在桑特荷芬。」絕不出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