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發表時間:2018-06-08  圖文:文/耐久能提供 譯/杜子倩  瀏覽人次: 395

比賽期選手鴿的激勵法【時代名鴿85期】

七月份的提示

 

選舉

關於比利時全國鴿會新任代表們的選舉,我們鴿友們所知不多。然而,我們寄望候選人們對賽鴿運動的未來有清楚明確的計畫,以求保住我們這種普通鴿主。我們期待的是朝此方向努力的候選人,而不是只想圖利身旁親友的權貴名人。否則,大家就缺乏值得追求的共同目標了。多年來,我們眼睜睜看著商業利益逐漸吞噬的我們的嗜好,賽鴿早已不再是平民運動。
 

艱辛的開始

由於三月、四月及五月的天氣很糟,比賽無法正常進行。許多鴿主將鴿子留在家,導致幼鴿沒機會累積飛行經驗。在我這一區,寒冷的北方及東風造成幼鴿大量迷飛,另一原因很可能是輕微的腺病毒感染,而鴿主太慢才察覺不對。第一批幼鴿入籠之後,幼鴿疾病肆虐。許多鴿舍的幼鴿過多,引發各種疾病。鴿主們耗費了許多心力,最後總算能安心讓鴿子入籠。
 

賽程的選擇

賽鴿運動最美好的一環就是參加比賽。你的選擇是神聖的。沒人能干預你的選擇。你自己決定每星期參加一、二、三或更多場比賽,也能在短距離賽、中距離賽及長距離賽之間做選擇。在某些區域的鴿會,鴿主們可以一直參加相同的(短距離)比賽。對年長或在職鴿主,甚至有家庭的鴿主,這樣顯得簡單方便。這種鴿會的成員經常比其他鴿會來得多,以我所在的地區為例,一些鴿會的成員得選擇參加好幾場比賽,其中包含一場具指標性的比賽,例如在比利時林堡省是奧爾良賽,比利時全國則是布治賽。在這種比賽制度下,鴿主幾乎無法在週間讓鴿子訓飛,他每星期必須疲於奔命,來往四至五個鴿會,對家庭及荷包都相當不利。
 

眼花撩亂的賽績

為了美化選手鴿的稀少數量,比利時林堡省的鴿主們參加二、三或四次雙重賽,以給人賽鴿運動依然蓬勃的印象。如果你在我這區參加一場130公里的小比賽,你會得到六或八份雙重賽成績,而且老鴿、一歲鴿和幼鴿是分開的。從前賽鴿的簡單安靜已不復得,取而代之的是對金錢名聲的汲汲追求。令人咋舌的鴿價,顯赫的血統書,成堆的藥品,各式各樣的保健品,大量育種,大型廣告展,我們的平凡嗜好已成了某個特定團體的商業行為。無怪乎賽鴿運動日漸式微,大量鴿主流失,主事者難辭其咎!
 

競翔

七月是賽季中最重要的月份。對鴿子和鴿主來說,它也是展現意志力和毅力的月份,他們必須共同努力,竭盡所能,力求最好的表現。鴿主必須盡可能讓自己和鴿子在賽季開始時進入最佳狀況。身為普通鴿主的你大可不必懼怕任何鴿主對手,因為一隻處於最佳狀況的普通好鴿擁有意想不到的潛力,可以一舉擊敗處於較差狀況的銘鴿。一隻鴿子的最佳狀況尤指牠的方向感極好。沒有任何一隻鴿子以直線飛行返巢,而偏離直線愈少的鴿子,飛行距離愈短,節省的時間也愈多。方向感的良好運作有賴於極佳的健康、多樣的激勵刺激、合宜的飲食和訓練。
 
讓鴿子達到最佳狀況是一門藝術。每個鴿主都認為自己做得到,事實上這一切全由鴿主的天賦而決定。有的鴿主天賦多一些,有些鴿主天賦少一些,但若沒有意志力和毅力,兩種鴿主都無法達成目標。如果鴿舍表現不如預期,原因往往不完全在鴿子身上。
 

從長距離賽轉戰短距離賽

由於惡劣天氣,我從長距離賽轉戰短距離賽並不順利。我盡量在偶爾出現的理想天氣中找空檔中訓練鴿子,所以比起長距離鴿,短距離鴿比較早開始訓練。訓飛的過程相當順利。四五月的天氣很差,加上許多鴿舍爆發腺病毒疫情,我決定在五月至六月中這期間不讓幼鴿參賽。這對我的孫子女是一個賭注。
 
我這一區的最初幾場幼鴿競翔,參加的鴿主很少。最慘的一次是五月28日,五個俱樂部的聯合賽,總共只有五十六隻幼鴿參加。如同其他多數鴿主,我一直等到六月25日才讓幼鴿參加第一場競翔。多年來,許多鴿主不斷抱怨幼鴿競翔過早開始,但是主事者希望在六月21日舉辦一場漂亮的奧爾良全省賽,還有兩個星期之後的布治全國幼鴿賽。
 
我對幼鴿和老鴿一視同仁,都不投藥,牠們看起來十分健康。
 
我還有六隻老長距離選手鴿和五隻2016年的晚出長距離鴿,我讓牠們參加短距離賽當作練習。牠們訓練狀況良好,但是未能得獎。我只參加零星幾場長距離賽,若有一兩場勝出,我就非常滿足了。由於所有政府官員不斷要求加長工時並延長退休年齡,我的八歲公鴿「981」必須以巴塞隆納賽告別比賽生涯。我很好奇牠是否還有競翔能力,但這多半還是要視我本身狀況而定。我太太很需要我的照護,所以我常常沒時間為鴿子做好參賽準備。我的少量鴿子讓我放鬆心情,給我力量好好去照顧太太。鴿子會的不僅僅是飛行,牠們還能在我處於困境時給我激勵。
 

白色的耐久能鴿

我從耐久能育種站取來的十隻短距離鴿,我的孫子女們還有其中的七隻。我發現白色那隻經常被其他六隻同舍鴿欺負。當牠想進入一個空巢箱時,另外兩三隻鴿子就會激烈的趕牠走。我的介入也幫不了忙,因為我一轉身,爭鬥立刻又開始。所以我在牆上釘了一個棲架,將白鴿安置在上面。牠激動地留守在那裡,爭鬥依然持續。幾天之後,牠卻是第一個自第一場訓練飛行(Hannut,60公里)中返巢的。在第二場訓練飛行(Isnes,85公里),牠和另兩隻同舍鴿最早歸返。我認為牠的棲架給了牠莫大的激勵。
 
我還發現我在短距離鴿的餵食上犯了錯。我向來給長距離鴿滿盆飼料,但對短距離鴿,你必須利用飼料盆來教會牠們聽話。進食的訊號一出現,牠們就得立刻進入鴿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