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發表時間:2017-10-06  圖文:專欄 / 安德烈‧魯道夫(Andre Roodhooft)文章 / 耐久能翻譯 / 杜子倩  瀏覽人次: 1046

嚴格揀選是奪冠指標【時代名鴿82期】

鴿子或血統?

        我已經賽鴿近六十年了。最初幾年,我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然而,之後的五十年,我便站穩腳步,小有成就。我並不是自我吹噓,事實上有許多鴿主的表現比我好太多,但我對自己很滿意,畢竟半世紀都有超水準的表現,少有低潮,也不是人人能辦到的。我始終堅信持續的嚴格揀選是成功的不二法門。當然,運氣也很重要。這也是我將在本文中談的:漂亮鴿子、好鴿、劣鴿以及我在評鑑鴿子時日漸生出的不確定感。



職業慣性

        可以說,我一輩子都在育種中心工作。在那個比利時還有十二萬五千個鴿友的年代,種鴿舍裡有五千五百對種鴿。我們訂的腳環有四萬只。此外,我們每年供應一歲鴿和五歲種鴿給《耐久能》雜誌的讀者。每隻離開育種中心的鴿子,都是經由我的雙手出去的。此外,我還負責每年一次的種鴿對揀選,以確保種鴿中心的長久營運。

        我不想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是鴿子的評鑑和配種,無論國內或國外皆然。

        這一切都在說明我一輩子經手了龐大數量的鴿子。說我當時一年手裡捉過五萬隻鴿子,一點都不為過。每天持鴿評鑑,長期下來已成了自然反射動作。在種鴿中心,我無法在每隻鴿子身上花超過兩分鐘的時間。只消看一眼,我就知道鴿子的平衡感、尾椎、品質、羽毛柔軟度、翅膀、頭和眼。若是發現哪裡不對勁,這隻鴿子就會被仔細檢查,最常見的下場是慘遭淘汰。

        大家常談到職業慣性,在我的鴿舍,嚴格揀選已經深入我的骨子裡,如果斷乳雛鴿在我手中的手感不佳,我不會給牠們機會。如果牠們留在鴿舍,我會覺得渾身不對勁。



疑慮

        現在要來講重點了。我和諾爾‧德‧史黑馬克(Noël DeScheemaecker)相處過很長的時間,聊了許多「鴿事」。我從沒碰過像他這麼懂鴿子、談鴿子時這麼神采飛揚、熱情洋溢的人。

        對於當年剛進入育種中心、還是個年輕小伙子的我,他給我簡潔清楚的準則,教我如何鑑鴿及做揀選。

        從他身上,我學到很多。然而,近幾年來,我發現他對鴿子的不確定感逐漸增加。他不時說道:「我愈深入研究鴿子,愈覺得自己對鴿子懂得太少,甚至完全不懂。」當時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一個擁有豐富鴿子知識的人,竟然開始對自己之前的看法產生懷疑?現在我卻漸漸懂了……。



評鑑

        只要我繼續賽鴿,我就會一直嚴格揀選。在我的種鴿舍,我只接受持鴿時手感佳且百分之百得我歡心的鴿子。胸骨長或短、羽毛或眼睛的顏色,我不在乎。我喜歡線條漂亮、體型平衡的鴿子。牠們不可以有腫塊,不過沒有背肌的鴿子我是不考慮的。我無法評斷肌肉,但我偏好胸骨周圍有點緊實,而不是胸肌摸起來和一個空袋子沒兩樣。

        簡言之,身型平衡、羽毛柔軟、尾端結實、排氣性佳的翅膀和身體的比例理想,還要有強健的頭部和閃耀著健康光澤的眼睛,這樣的鴿子才是上品。我的雛鴿們一斷乳,就有十分之一被我送進湯鍋,包括健康但沒有背肌以及過大或過小的雛鴿。今年的狀況有點不同,我將在以下段落中詳述。

誰的錯?

        今天,多數的賽鴿交易都在網路上進行。全世界每個角落都有人出價,而且價格經常高得令人咋舌。最後的幸運買主會收到一隻他從未看過或摸過的鴿子。沒人能光靠持鴿看出一隻鴿子好或壞,但是如果這隻鴿子外型漂亮,血統好,牠是好鴿的機率就很大。不久之前,我去參加一個公開拍賣會。我將所有鴿子全放在手裡看過,但並沒有去看牠們的血統書。當中有很好的鴿子,卻也有幾隻可以直接進廚房的鴿子。當我將其中一隻劣鴿放回出售籠裡時,艾力克‧林伯格(EricLimbourg)對我說:「用這種鴿子我甚麼獎也拿不到,安德烈你呢?」我回答:「就算給我一千歐元,這隻鴿子也休想進我的鴿舍。」幾個小時之後,這隻鴿子被拍賣售出。我現在說的可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隻鴿子的賣出價超過一萬歐元。

        林伯格坐在離我幾公尺遠之處,他對我搖頭,露出完全無法理解的表情,而我也同樣不解。拍賣會進行得順利成功。還有幾隻我連煮來吃都懶的鴿子居然也拍出驚人高價,反倒是幾隻好鴿以平實價格賣出。究竟是買家愚蠢,還是我的標準太高?



英國人

        拍賣會結束後幾天,有一個英國人來找我。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據他自己說,他是英國最佳鴿主之一。我們邊喝咖啡邊聊天,然後他問我是否可以平價購買我的一隻母鴿,供他配種用。我當時有兩隻出自一對優秀種鴿的漂亮晚出幼鴿,當作種鴿舍的備胎。由於和那英國人相談甚歡,我願意出讓一隻給他。當我將鴿子放到他手中時,我驚訝到下巴差點掉下來。這個人根本不會持鴿。他試著用兩根手指打開鴿翅,結果險些把鴿子捏死。接著,我又很不情願地將那鴿子的姊妹鴿給他看。瞧他那種持鴿的樣子,就曉得他根本不會評鑑鴿子。他還問我有沒有紅狐色的鴿子,因為他認為「紅狐色的鴿子是最好的種鴿」。我真慶幸他沒有帶走我的鴿子。這個英國人不會持鴿,不會鑑鴿,還用羽毛顏色來增強鴿舍實力。儘管如此,他的成績卻不差,這點我特別問過他。

深思

        再來就是一些以天價售出的鴿子,牠們的血統書落落長,你將牠們握在手中卻覺得牠們完全配不起「賽鴿」之名。這讓我不得不深思,也讓我愈發不確定。我絕對相信嚴格揀選是邁向成功的最快路徑,也是維持水準的不二法則。然而,今年我在幼鴿斷乳之後卻猶豫起來,我變得寬容許多,並且留下幾隻略有瑕疵的鴿子。我記下牠們的環號,如果牠們表現不凡,我就破例讓牠們留在幼鴿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