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發表時間:2017-07-28  圖文:專欄 / 亞克‧諾恩(Jaak Nouwen)文章 / 耐久能翻譯 / 杜子倩  瀏覽人次: 676

讓鴿子對猛禽保持警覺【時代名鴿81期】

大自然中的平衡

        我的童年是在田野、樹林中度過。我們在小溪中釣魚、游泳、喝水解渴。毀壞人類食物的動物和昆蟲是我們的敵人,就連螞蟻我們也手下不留情。我和朋友們會用棍子敲打樹林或灌木中的蟻窩,然後開始比賽。我們先脫光衣服,當然寬褲管的短褲除外,那時我們還不知道甚麼叫內褲。螞蟻從我們光著的腳丫沿著小腿大腿爬進褲管裡,接著爬過臀部、鼠蹊、腹部、肚臍及胸部,最後爬到耳朵和鼻子。在蟻窩中待最久的人,就是勝利者。時間依數字來計算。裁判總是大聲且慢慢平均地數時間。



        農夫們鼓勵我們去偷喜鵲、烏鴉和其他猛禽等有害鳥類的蛋。我總是自告奮勇地爬到最高那幾棵樹的頂端。偷到無害鳥類的蛋會被重罰。

        我們學會製作陷阱、捕獸夾和捕獸籠來捕捉野貓、貂、鼬、雀鷹等有害動物。

        當時,大自然中的生態平衡,到處可見色彩斑斕的鳥兒們快樂的歌唱。真是今非昔比啊!如今幾乎沒有歌聲婉轉的小鳥了,野豬摧毀了農作物,成群的黑烏鴉攻擊田地。猛禽受到過度保護。每年春天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雀鷹如迅雷般衝入我的花園攫走小鳥或將牠們的巢掠奪一空。



        最近幾年,幾乎所有的鴿主都在抱怨猛禽過多。然而,全國性鴿會的主事者卻拒絕向政府提出抗議。自然保護協會對於能將猛禽放生大為驕傲,但他們同時卻又繁殖上千隻老鼠供猛禽食用。這根本是對大自然的雙倍破壞。

        多年以來,我總有心理準備猛禽會在秋冬時期攫走我三、四隻鴿子,可是今年我的二十九隻鴿子中卻有九隻被抓走。



        為什麼我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呢?「每天外飛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是我的基本原則,藉此讓鴿子不必用藥就能保持健康並抵抗頭疾侵襲。

        我和妻子每個月都去哈塞爾和魯汶的監獄探視一個犯人,連續五年,一直到他過世為止。我覺得被關起來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我當時就決定不再將鴿子整天關在鴿舍。



        我也認為長距離鴿必須學習對猛禽保持警覺,尤其在長距離比賽。

        遭雀鷹抓走的九隻鴿子全是經驗不足的夏出幼鴿。現在,我在每天放飛鴿子時會更加小心。

十加十加十

        如果想做的事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就會帶來壓力。因此我會考量自己的年紀、健康、家庭及車子的大小。幾年以來,我在鴿舍一直遵循「十」的準則:十隻公鴿、十隻母鴿和十隻幼鴿。以十隻為單位的三個小組非常理想。如果我的鴿子數量超過三十隻,我會看看要將哪(幾)隻鴿子吃掉或淘汰。賽季結束之後,我會做揀選,慢慢將鴿數減至二十隻,也就是十隻公鴿和十隻母鴿。別的鴿主認為這樣太少了,不過我還沒碰過比我更享受賽鴿樂趣的人。比我入籠更少鴿子的鴿主所在多有。我認為讓鴿子為所欲為很不可取。



日常的照料

        由於我的原則是一切從簡,而且我的鴿子不多,所以我在鴿舍的工作不太忙,反倒更像是一種紓壓。我自幼和動物一起長大,豬、山羊、兔子、雞等等都是我的朋友。在牠們被宰殺或賣掉之前,我和我的兄弟們會好好寵溺牠們一番。在二戰期間及戰後的1940至1945年間,還是小孩子的我們已經樂於賺錢貼補我們這個有十一個小孩的礦工之家。事實上,我在樹林中學到的比在小學裡還要多。我現在也是將人性套用在我的鴿子上。照料鴿子不僅僅是清理和餵食,我還必須睜大眼睛,注意哪隻鴿子不健康或不對勁,尤其又因為我不用藥。對我來說,露天鴿籠就是我的鴿子醫院。

        我進鴿舍時,如果有鴿子飛離自己的巢盆,我就用一根長一公尺半的竹棒敲牠。佔據其他鴿盆的鴿子也得挨打。訓練後沒有立即進鴿舍的鴿子,一整天都要挨餓。簡言之,你必須讓每隻鴿子知道牠有自己的地盤,而且得聽話。



飲食與藥品

        在2017年1月份的耐久能雜誌中,杜夏特博士(Dr.Duchatel)談到我的方法:「不投藥,幾乎每天供應蔬菜」。對他的文章,我總是津津有味地讀個兩遍以上。我經常在想,他對我不知作何感想,因為我時不時就寫:「不看獸醫,不投藥,但要餵蔬菜」。身為專業學者的他,對我的觀點給予肯定。他還特別說明了旱金蓮和蝦夷蔥,我的鴿子最愛吃的兩種植物。

        旱金蓮和蝦夷蔥在冬天不生長,一直到三月底,我每天都只給鴿子吃一頓穀粒餐,而且在下午,早上只給牠們蔬菜:紅蘿蔔丁和捲心菜葉。如果牠們不吃,我在下午就會對牠們說以前我對我的孩子說過的話:「不吃蔬菜,身體不會變強壯,也不是真的餓。」



從育種中心買來的短距離幼鴿

        我的十隻新生力軍特別受寵。我一一為牠們拍了獨照,然後將照片分寄給我的孫子女們。牠們分別以我的孫子女們命名。我當然會讓牠們參賽,我也為孫子女們組織了一個冠軍錦標賽。我每星期以電郵告訴我的孫子女們賽鴿運動的美好和學問。當他們來看爺爺奶奶時,一定會很開心見到他們的小鴿子,也會高興地將牠握在手裡。他們也必定會說給朋友們聽。我將幼鴿舍打造成訓練鴿子聽話的格局:餵食桌調整成一般桌子的高度,巢箱和餵食桌下方的空間則封住,這樣我就可以輕易抓住鴿子,而不必彎下腰。聽話的鴿子喜歡你去逗弄牠,我的飼料盆可以幫上忙。我覺得自己又變年輕些了,我的肌肉和骨頭還結實得很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