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發表時間:2017-04-07  圖文:專欄 / 安德烈‧魯道夫 文章 / 耐久能 翻譯 / 杜子倩  瀏覽人次: 949

華而不實!傳承優良血統【時代名鴿79期】

好鴿子不用激勵,壞鴿子你想怎麼做悉聽尊便,反正都沒用

知識

        說自己不好的人,內心其實想聽的是對方正面的回應。今天早上有人說:「我老了。」我回他:「但是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少十歲。」他很高興。事實上,他根本不想說自己老,而是想聽到別人肯定他的年輕。鴿主的心態並無兩樣。


路易士‧伍特斯(Lou Wouters)


        我常聽路易士‧伍特斯說:「我根本不懂鴿子。」而且他是認真的。他不會因為你說他是最好的鴿主之一就變得開心。然而在我眼中,他是我所見過最好的小型鴿主,而且這麼想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他說他不懂鴿子,也並非自謙之詞。他能持鴿辨識極好、極美的鴿子。「但是,漂亮的鴿子很多,你得讓牠們入籠,才能找出真正的好鴿。」他說。



▲路易士‧ 伍特斯, 攝於安特衛普省的格拉芬威索(’s-Gravenwezel)。

小型鴿主

        伍特斯不是愛吹噓的人,他鴿舍中只有少量鴿子。他向來揀選嚴格,鴿子表現不好就淘汰。多年以前,我曾對他哭訴,我有一半的冬出幼鴿不是被高壓電電死就是飛失了。當時他自己只有二十五隻鴿子,他的回答言簡意賅:「你該在乎的不是數量,而是質量。如果你以三十隻鴿子無法成功,那六十隻也不會成功。」我終身牢記這一番話,也將它運用在我的鴿舍上。


        伍特斯生前最後幾年大多讓一小籠四隻鴿子入籠。他笑稱他老到提不動兩籠鴿子了。有一回,我知道他入籠三隻鴿子:一隻老鴿、一隻一歲鴿和一隻幼鴿。而他總在每一個組別取得最高獎金。


        他過世時,鴿舍中共有十八隻鴿子。他的妻子麗莎認為眾人對牠們過度感興趣,她不想要鴿仲介商上門或打電話去,所以請我將鴿子帶走。




為何能夠大獲成功?

        伍特斯洞悉賽鴿運動,對持鴿觀察很在行。他對自家鴿種知之甚詳。只要他將一隻冬出幼鴿拿去育種,通常會有令人滿意的結果。但在別人的鴿舍裡,他嘴下就毫不留情。給他鑑鴿的鴿主經常大受打擊。有一回,我聽到他說:「如果漂亮的鴿子就算好鴿,那我根本沒有壞鴿。」


        過多鴿子對他是禁忌。我常常看到他鴿舍裡的十二個巢箱中只住著四至六隻鴿子。他以老鴿行鰥鴿制,以幼鴿行拉門法。而因應全國賽,他通常有幾隻在巢雛鴿。他不相信額外的激勵。「好鴿子不用激勵,壞鴿子你想怎麼做悉聽尊便,反正都沒用。」這是他的理念。


醫療


        伍特斯不是傻瓜,不過他對維他命、微量元素、保健品和抗生素等等還真是一無所知。經常有鴿主去拜訪他,希望從他那裡引進新血,加強自己鴿舍實力。但是他們所獲不多,因為伍特斯只有幾對種鴿。他也幾乎不帶鴿子看獸醫。曾經有人想以一個好價錢從他那裡買一隻幼鴿,所以帶防治毛滴蟲的Ridzol-S給他並教他如何使用,他還打電話問我這藥是否安全。他對醫藥完全外行,但是他抱持開放態度。


        如果鴿糞不夠硬實,或是他對鴿子的狀況有疑慮,他就給鴿子喝「酸奶」。他也不排斥給鴿子茶和大蒜。當時,我們還能在藥房裡買到疫苗,我曾幫他的鴿子注射疫苗。我們是好朋友。有一天,他告訴我,他淘汰了兩隻翅膀染病的鴿子。我不必多費唇舌就獲得他同意拿鴿糞去化驗。他對此抱持開放態度,但是他說他自己絕不會主動這麼做,除非鴿子大量死亡。


        他對翅膀疾病並不陌生,也聽過副傷寒症,卻沒想到瘸腿或翅膀下垂和副傷寒症有關。最後檢驗結果出來了:副傷寒症。他做治療,噴藥,去除有染病疑慮的鴿子,問題便解決了。往後幾年,他都用「Altabactine」做預病治療。




思考

        我不時思考著鴿子表現的優劣以及賽鴿運動的過去和現況,於是寫下了這篇文章。賽鴿在各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特別在醫療方面。五十年前,你得拿著放大鏡去找對鴿子有點了解的獸醫。現在則有滿坑滿谷的專業鴿醫師。這讓身為鴿主的我們十分開心。


        今天,不少鴿主對藥品和醫療方式有一定的了解。然而,許多鴿主自以為是,滔滔不絕地談論著每一種穀類、蛋白質、保健品、藥品的特性,卻拿不出科學依據。我覺得這些人把賽鴿弄得太困難、複雜了。難道不能像過去一樣,有健康的好鴿,每年去獸醫那裡檢查一下,接種必要的疫苗就行了?


        我深信這依然是可行的,而且絕對要捨棄過多不必要的食品及藥品。如此一來,鴿主的開銷也會大幅減低。



▲5阿連棟的詹森兄弟從沒提起藥物和其他醫療協助,你卻也沒有見過比他們更強的短距離賽手。鴿子必須健康才能表現出色。我們的獸醫這麼認為。健康是一個重點,但是還有其他因素,例如,鴿子的品質。喜歡迅速歸巢的鴿種,你必須讓它傳承下去。

結論

        再以詹森兄弟為例。我童年時曾去過他們家,所以我不是道聽塗說。他們從沒提起藥物和其他醫療協助,你卻也沒有見過比他們更強的短距離賽手。鴿子必須健康才能表現出色。我們的獸醫這麼認為。健康是一個重點,但是還有其他因素,例如,鴿子的品質。喜歡迅速歸巢的鴿種,你必須讓它傳承下去。


        我不相信飲水和穀物是決定性因素。完全不用藥、不接種疫苗,我也不贊同。然而,過度用藥也是不對的。最好的方式是行中庸之道。


        假如像路易士‧伍特斯和詹森兄弟活在今天,他們仍然會出類拔萃。他們不需要醫學知識。他們以好鴿子參賽,悉心照料並嚴格揀選鴿子,必要時加上一點醫療協助。僅此而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