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發表時間:2017-02-14  圖文:原著 / 關口龍雄 翻譯 / 蒼天浪  瀏覽人次: 1016

日本參加美國的國際賽與鴿共舞70年(連載)【時代名鴿78期】

        昭和二十五年五月二十六日,眾所期待的農林省管轄的社團法人設立許可終於下來了。同年我收到了美國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的The Great Southwest Futurity協會長赫斯德‧朱尼亞邀請我們參加國際賽的邀請函。  

        由於這是增進日美交流的大好機會,雖然這有點突然,導致我們在天數上沒什麼餘裕,但我們還是在舉辦緊急會議後,決定以日本鳩競翔協會的名義參加。  

        而給協會的邀請函,在同年的十月十日寄來了。

        我們將參加這場國際賽的鴿子都裝上了從美國寄來的腳環,並且在昭和二十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把這些六十日齡以內的鴿子用西北航空的飛機運送過去。  



        參加的外國鴿有英國、法國、荷蘭、西班牙、日本、中國、菲律賓、紐西蘭、加拿大、墨西哥共十國。  

        放鴿時間為昭和二十六年十一月三日的早上九點,由奧加斯特‧修密特負責在德克薩斯州的休士頓進行同時放鴿,鴿子們一齊朝著目的地聖安東尼奧飛翔而去。
參加鴿舍數433個,參加鴿數817羽,當日記錄鴿397羽。外國鴿的成績不太理想,英國蘇格蘭的T.麥倫十位、法國的羅拔‧西翁九十位。日本的鴿子有19羽參加,5羽為紀錄鴿,名次如下。



        美國的國際賽不只有一次,翌年又舉辦了第二次比賽。  

        昭和二十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由The GreatSouthwest Futurity主辦的國際達比賽(500公里)開賽,參加鴿舍320個,參加羽數561羽。  

        日本人細川英次郎的鴿子在外國參加鴿中入賞三位(全體116位)。
同年十月四日,由Rocky Mountain EmpireFuturity主辦的洛磯山脈賽開賽,共64鴿舍240羽參加,500公里賽。  

        日本人原田義人的鴿子在外國參加鴿中獲得二位(全體6位)入賞。  

        參加美國的國際賽是一個機緣,讓我們發現了合乎日本鳩競翔協會的創立宗旨的國際親善方式。隨著昭和二十六年的性能檢定賽開賽,以此比賽為基礎,日本也開始著手計畫國際賽事。

國際親善傳書鳩競翔主旨書(原文)

        作為劃時代的第一步,社團法人日本鳩競翔協會決定在1953年初於東京舉辦第一回國際親善傳書鳩賽。可以用自古以來被認為象徵和平的鴿子來進行這樣的活動,進而擴展國內外愛好人士的親善交流圈,為世界和平貢獻一己之力,我們實在感到非常榮幸。我國已參加過戰後1951年及1952年舉辦的美國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科羅拉多州丹佛等國際賽,和世界上十幾個國家一起在入賞之列,像這樣的賽事由於各國國民的相互理解及和睦,一年比一年還要興盛。日本鴿界也漸漸將鴿子的質量回復到戰前的水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且到前幾年為止有幸受到停留在日本的美國運送指揮官,也是著名鴿友的哈伯特上校幫助,實現了日本舉辦國際賽的心願。現在外國的參加申請羽數共79羽,其中40幾羽已經在上野松坂屋屋頂的國際鴿舍開始進行訓練,美國、比利時、中國等知名鴿友加上日本各地的一流鴿友大半都有參加。尤其是外國鴿的運送等也受到國內諸官方機構和美國國務省的援助,且為了紀念這國際性的大比賽,也開通了從岩手縣知事及水澤町長到郵政大臣及東京都知事地址的日本長距離鴿子運送服務,希望能更加喚起各位鴿友的興趣。  



        為了以今年的國際賽為第一步,在今後能有更上一層的發展,希望能將此協會主旨託付給各位,各位的參加將能為此比賽賦予更多的國際性意義。

協會的腳步

        日本鳩競翔協會雖然在終戰後很快地集結鴿友,並以其為母體慢慢拓展,但在戰後的混亂期間,依舊無法確立地位。但在昭和二十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被認可為農林省管轄社團法人日本鳩競翔協會後,從此漸漸地成為日本鴿界的指導團體,也確立了它的地位。脫胎換骨成為和終戰前的協會完全不同的民間法人,踏出了嶄新的第一步。  

        今後,協會將以此為基礎,為達成其目的在國內外進行各式各樣的工作。要列舉出代表性的事蹟的話,首先是昭和二十五年秋天應美國的聖安東尼奧鴿會邀請第一次參加了國際賽,二十六年很快地和日本傳書鳩協會合併實現了國內鴿界的一元化,為了能夠踏上國際舞台,而走上了增進國內鴿界實力的發展之路。且進入二十六年後,各地鴿友的活動也變得興盛,競翔活動也十分盛行,整個鴿界的質量水準都提升了。隨著比賽盛行,二十六年春舉辦全國綜合性比賽農林大臣杯,且二十七年又多加上了性能檢定賽,同年秋天開始高松宮杯爭奪賽,對於信鴿的性能增進和羽數增加有很大的幫助。全國綜合賽使得各地區多數的社團都十分活躍,二十七年末更結成了全國七聯合會。脫離了目前為止以東京為中心的現況,使全國的水準有著顯著的提升。另外一方面,在國際也有從二十六年開始每年送出參加鴿到美國且獲得入賞等耀眼的成果。此外每年一月進行的品評會也一年比一年盛大,讓一般人對於鴿子有更多更新的認識,且其充實程度也能從每年的出展鴿上看出。協會為了更加支援如此蓬勃的發展,制定了競翔登錄規程及培養審查員,並在被認為是鴿界難點之一的鴿鐘上著手,在二十八年製造了一百台日本製印刷式鴿鐘,且繼續製作中。


▲在安德森先生的鴿舍前和竹林維新、大倉郁雄合影。

在東京舉辦國際親善傳書鳩賽

        昭和二十六年,受到美國The G r e a tSouthwest Futurity的招待,日本的鴿子第一次參加了國際賽事,由於太過突然,所以成績並不是很好。  

        翌年昭和二十七年,除了聖安東尼奧之外,洛磯山脈賽的邀請函也送到日本鳩競翔協會來了。  

        對於如此邀請,協會非常高興地答應下來,讓21羽幼鴿參加了聖安東尼奧,40羽幼鴿參加了洛磯山脈賽。  

        結果在四月二十六日開賽的聖安東尼奧500公里達比賽,細川英次郎的鴿子獲得總排名116位、國際排名4位、外國鴿3位入賞。  

        十月四日舉辦的洛磯山脈賽,原田義人的鴿子總排名6位、外國鴿排名2位,在C區域獲得優勝,優勝獎杯和獎金都寄到協會來。  

        受到美國的國際賽刺激,在鴿友之間逐漸出現在日本也想舉辦國際親善賽的呼聲,因此日本鳩競翔協會遵循國際親善的宗旨,決定在日本舉辦國際親善賽。  

        剛好在這個時候,美國駐軍的安德斯先生要回國了。他讓出自己的鴿舍做為國際賽鴿舍。  

        將鴿子送往安德斯鴿舍的工作由大倉郁雄負責,但他苦惱於該如何運送,絞盡腦汁的結果,決定用馬車運送,先送到大倉家,然後再送往上野松阪屋。  



        而第一次的國際親善賽,就在這個鴿舍進行。為了感謝安德斯先生,餞行會在柳橋的二葉舉行。  

        在當時的照片上可以看到後年就任厚生大臣的大內啟伍及成為日本橋高島屋店長的大倉郁雄,以及其他後來成就非凡的人。

        昭和二十七年,高松宮杯賽開賽,優勝者可以獲得高松宮殿下署名的獎狀。  

        這是幼鴿賽中鴿友的最高榮譽。  

        昭和二十八年十月十八日,眾所期待的第一回國際親善鳩賽,水澤400公里第一次在日本舉行,這樣一來終於達成協會最初的目的了。  

        昭和三十一年六月,我擔任協會長,推舉久邇朝融為總裁。▋
 

Top